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史研究 / 新四军与宣城故事

新 四 军 的 辉 煌

浏览次数:2128 信息来源:市委党史地方志室 发布时间:2019-03-20 09:36
【字体:

——粟裕在宣城的抗战中运用的几条计谋

作者:李 永 平

 

    粟裕(1907-1984),卓越的军事家。湖南会同人,侗族, 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8月参加南昌起义,后到井冈山。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1934年11月,参与率领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转战宣城。抗战爆发后,任新四军第二支队副司令员,他在在宣城的几次战斗,展现了他精通军事谋略的一面。

    围魏救赵

    粟裕在二支队负责军事工作,他一到任,就指挥部队配合第一支队向日军据点和交通线展开了一系列的进攻。当时,日军之战略攻势正盛,对我政治中心武汉取合围态势,在江南战场,敌仅以两个多联队的兵力驻守在京芜、京镇之间的交通线上,因未遇国军打击,骄横异常。粟裕正是利用了日军的这些弱点,向敌京芜铁路交通线展开了持续地进攻。7月6月,第三团一营在当涂芜湖间击毁日本军车一列,缴获大量军需用品,随即在皖南境内又组织了鸡笼山、薛镇等战斗,斩获甚众,日军不得不收缩防线,集中兵力,对第二支队取攻势防御策略。

    1938年8月22日,日军分别在秣陵关、溧水、当涂三处集中兵力,23日,日军另一部及指挥官由南京乘舰艇并附水上飞机八架进抵马鞍山采石镇,开始了对二支队机关驻地的八路围攻。这是日军对整个江南新四军最早的一次大围攻,新四军能否粉碎日军的扫荡,能否在敌后站稳脚跟,在某种程度上,与这次能否击破日军的分进合击密切相关,历史给粟裕创造了一次显露才华的机会,粟裕抓住了它!

    粟裕深知“共敌不如分敌,敌阳不如敌阴”的道理,根据敌我双方的实际,审时度势,定下了围魏救赵的计谋。他镇定自若,有条不紊派一部穿插过陈塘头,占领鸡笼山阵地,与敌对峙,吸引住敌军,起一种被围“赵军”的作用;派一部进袭陶吴,牵制敌军部分兵力,暂减“赵军”的压力;再派二支部队去围攻“魏国”,以一部进袭当涂,造成敌后恐慌,以另一路精兵进袭南京郊区,把匕首刺向敌人的心脏,使敌忙于应付。新四军遂变内线为外线,变被动为主动,经鸡笼山、护驾墩、当涂、陶吴四次战斗,毙伤敌军40余名,我方无一伤亡,迫使敌军撤退,一场反扫荡的险恶战斗,就这样被粟裕轻松解决了。

    关门捉贼  

    粟裕对进攻宣城之敌的动向一直比较关注。1938年11月18日,日军自宣城退经水阳往黄池时,粟裕因得到消息迟,未能给予打击。1939年初,敌进攻宣城时,又因二支队主力在大官圩以南地区,未及与敌作战。1月6日,粟裕得报,这股进攻宣城的日军(130余人)已撤离宣城,退到新河庄,其中有100余人下午进入水阳,粟裕决心吞下这股敌军。但考虑到敌在水阳不一定宿营,故设计二套作战方案,“第一方案,如敌军不在水阳宿营而继续向乌溪、黄池前进,我军则跟进,当于次晨敌离开宿营地至乌溪附近渡河时,予以半途追击歼灭其一部;”第二方案“如敌在水阳宿营,则估计敌人有于次日沿河埂北进黄池之充分可能”“决定在水阳北7里之北沙李附近伏击”。粟裕还仔细观察了五万分之一地图,看到白沙李附近尽属河网,河埂宽仅2米,敌我双方均无法展开强大兵力突击,考虑到我军缺乏刺刀,新兵较多,又不宜使用突然的白刃战斗,决定采用集中短兵火力,首先杀伤该敌,然后以肉搏歼灭之。6日晚,粟裕调集了近四个步兵连和一个重机枪排,从司令部驻地宣城狸头桥附近的张家村出发,在得知日军夜宿水阳后,即径往白沙李设伏,并令一个连在水阳南大福殿隐蔽,待敌离开水阳后,跟进占领水阳,待伏击部队开火后,该连从后夹击,要求伏击部队,在日军全部进入旷野,无险可守时,再行发起突然袭击,使敌无路可逃。粟裕这一关门捉贼之计可谓妙也!《兵法圆机·发》称,“制人于危难,扼人于深绝,诱人于伏内。张机设井,必度其不可脱而后发。盖早发敌逸,犹迟发失时。故善兵者制人于无所逸。”

    敌军行动果如粟裕所料,但因伏击部队中某副营长在日军未完全进入旷野的情况下,过早开火,至使日军退入附近建筑物内顽抗。攻坚三小时未果,粟裕遂下令撤退。此战毙伤敌军31名。

    瞒天过海  

    官陡门位于芜湖市东北郊十余华里处,与湾里机场和京芜铁路相距不远,是一座乡间小镇。小镇东西长不过百米,南北流向的扁担河穿镇而过,将小镇切成两段。日军侵占芜湖后,即在此设立据点,派重兵把守,在官陡门左右两侧四、五公里处,设有两个据点,三个据点互为犄角,支援方便,易守难攻,极为保险。

    粟裕仔细分析了官陡门据点及其周围的情况,认为敌军觉得最安全的地方,防范一定比较松弛,正是我出奇兵的地方,遂决心来一个虎口拔牙。“善用兵者,非信义不立,非阴谋不胜”(《太白阴经·沉谋篇》),选择这样一个出敌不意的地方作为攻击目标,只完成了事业的一半,另一半则要求有瞒天过海的本领,长距离奔袭而不被敌人发现。(《揭子兵经·秘》)说得好:“谋成于秘,败于泄。三军之事,莫重于秘。”粟裕守住了这个秘密!

    1939年1月18日,水阳伏击战结束后10天,粟裕率部从宣城狸头桥出发,长距离奔袭伪据点官陡门。本来从狸头桥到官陡门,应直接向西,但为迷惑敌人,粟裕却采取了迂回曲折的行军路线,先沿固城湖东岸北进,仅行军25公里即宿营,第二天在原地停留大半天,然后突然乘船横穿固城湖,翻过湖埂后改乘小船沿内河西进,至午夜,部队穿插到距官陡门40公里处的村庄隐蔽。20日午后,粟裕召集排以上干部开会,宣布攻击地点,并详尽具体地分配了各部的任务。至此,部队的中下层干部才了解粟司令带他们兜圈子的真正目的,吃过晚饭,粟裕集合全体队伍讲解作战任务,战士们的种种猜测到这时才有结果。看来,保守秘密基本的和常规的办法只有一个,即让知道秘密的人越少越好。20日夜,部队进入官陡门,21日凌晨发动突袭,仅8分钟即解决战斗,全歼守敌,俘伪57名,缴机枪4挺,步枪约70支,短枪10多支。东方发白时,粟裕率部突然撤出,此战之后,官陡门一带立刻流传出《四老板是天神》的民谣:

    四老板,是天神,一飞飞到官陡门。黑头鬼子呼呼睡,阎罗殿上已点名。四老板,是天神。一飞飞到官陡门。这边唱着凯歌去,那边急煞了小日本。四老板,是天神,一飞飞到官陡门。百姓心里暗自喜,都夸老四是神兵。

   三十六计走为上

   新四军第二支队神出鬼没,战无不胜,令日军万分恼怒,下定决心要对新四军第二支队进行一次报复性扫荡。

   粟裕密切关注着周围日伪的动向,时刻准备着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1939年4月7日,粟裕得到了侦察报告:溧水之敌逐渐增加,计有步兵3000余,骑兵200余,并由南京运输了军械火炮弹药40余卡车;湾址方面敌人有千余名,正向新丰前进;当涂、芜湖之敌约400人,增援至青山、黄池;有一部分敌人已进至咎家台,兵力不详。根据这些情况,敌人有袭高淳、东坝、下坝,再进攻广德、溧阳的企图,而当涂、芜湖、湾址之敌具有战术策应的意义。8日,粟裕又得到报告,新丰之敌分二路连夜向前推进,一路300余向水阳,另一路800余由马山铺绕到节村;溧水之敌500余,向中沛埠前进。根据七、八两日的情报综合分析,粟裕得出了敌军正向狸头桥分进合击的结论。

    粟裕原设想变内线为外线,集中兵力消灭或杀伤敌人一路,但是由于派出去的侦察部队未能完成任务,无法明了敌之详情,相反,敌人这次侦察工作极为周密,各路协同很好,利用夜间掩护行军,并伪装成中国军队迷惑群众,故而,10日上午9时敌军迫进新四军二支队 四团六连、三团五连阵地时,对敌之兵力和行动还不太清楚。在此情况下,不要说消灭敌人,自己能全师而退即是万幸了。敌坚则移,避而有所全则避也!

    粟裕决心转移阵地,以避免无谓的牺牲,派四团六连、三团五连在九龙山占领阵地,与敌对峙,掩护主力向郎溪方面退却。据守九龙山的部队与敌对峙5小时,毙敌40余,伤敌30余,完成任务后安全退出战斗。至10日下午4时,由兹溪、狸头桥、马山铺进攻狸头桥的三路敌军1300余人占领狸头桥,扑空后于第二天撤退。

    1939年11月,新四军第一二支队领导机关合并,成立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粟裕任副指挥,新的更加重大的任务在等着他,新的更加重大的发展机遇也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