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党史研究 / 新四军与宣城故事

项英的平凡

浏览次数:318 作者: 倪勇 信息来源:《新四军与宣城》 发布时间:2019-08-05 11:23
【字体:

项英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一个平凡的人,但他的平凡是伟大的平凡。项英在军部时住在一间普通的约10平方的小房间里,一床、一桌、两把椅子,还有一张茶几,不吃小灶,和大家吃一样的大锅莱,即使有客人来,要厨房加一、二样莱,也自己掏腰包,从不借公济私、多吃多占。即使有人送来慰问品,如当地的雪梨、蜜枣等,他也总是要警卫员拿来分给大家品尝,而且特别照顾机要科的小鬼们。“那个幕黑尼阿!”这是项英的可爱口误,他在报告中把“慕尼黑”读错了,但大家都尊重他,也能理解他。他常穿山袜、草鞋。有的同志从军部回来后,见人就说:“当了副军长,还在擦煤油灯罩呢!”这便是项英的“平凡”,象这样平凡的事还有很多。

“我的字写得不好,是工农字”

王新民、顾雪卿和皇甫洪等进步青年参军后,被分到军部,周子昆副参谋长分配他们干油印工作。几天后,参谋处颜伏参谋叫他们去参谋处办公室,抄写项英副军长的《三年游击战争总结报告》。因那里面有很多字不认识,有的连颜伏也认不出,不得不去请教项英副军长本人了,由于不认识的字多,一次次去问,太麻烦,项英副军长就干脆与他们坐在一起,便于他们询问。项英副军长面带笑容,很耐心、谦虚地说:“我的字写得不好,是工农字,只有我自己认得,你们尽管问好了。”他们还请他讲三年游击战争的故事。他很高兴地讲了三年游击战争中艰苦的生活,特别提到没有盐吃,因为被国民党顽固派封锁了,指出“他(指蒋介石)企图用封锁来扼杀我们。”大家听了,很是气愤。蒋介石如此残酷,使他们很形象地认识到了什么是阶级斗争。

“共产党讲男女平等嘛”

刚参军时,毛维青和施奇在小河口留守处的医务室工作。一天,做完棉花球,正要下班吃午饭时,有人说,“项副军长来了。”她们立即跑到肖主任屋里探头探脑。只见肖主任和几个穿灰军装的人,围着两只和大家一样的菜盆子在吃饭,就大大咧咧地问:“哪里有项副军长?”肖主任问:“两个小鬼有啥事?”她们吞吞吐吐地说:“听说项副军长来了,我们来看呗。”这时,一个穿着褪色军装、裤腿上打着补丁、绑腿打得严严实实、粗眉方脸黑瞅瞅的中年军人,放下筷子说:“本人就是吆,有什么事?” 她们愣了。在她们想象中,堂堂的副军长,即使不穿国民党将军服,至少也应和普通战士有所区别,怎么象一个炊事班长。但她们很快反应过来,连忙立正敬礼,可是手硬是碰不到帽沿。项副军长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把毛维青的军帽从后脑拉到前额,把她的手放到帽沿,说:“军帽怎么戴到后脑壳去了呢?军帽要戴正,女同志的头发要塞到帽子里去,军风军纪要注意。”他上下看了她们一眼,忽然哈哈大笑起来,说:“肖主任,这军装也太长了些,象大袍,这不是穿到膝盖上了吗?给她们换套小的嘛!”肖主任说:“这已是最小号了。”他又看看她们打的绑腿,说:“这不是象快脱壳的毛笋吗?多走几步就要掉下来,还能行军打仗?要教会她们注意军风纪。”接着他又问:“什么时候参军的?参军前干什么的?”当听她们说是从煤业救护队来的时,他更高兴了,赞扬煤业救护队对新四军有功,不但将下山的红军游击队运到岩寺集中,还送来了贵重药品,特别是还输送了一批青年知识分子来参军。他对肖主任说:“这批青年是可贵的,要作为骨干培养。我们正在筹办军教导队,培养一批军政和文化干部,分到各部队当骨干,这是建军工作中十分重要的决策。”这时,毛维青好象什么顾虑也没有了,斗胆问项副军长:“报告副军长,教导队成立之后,能接受我们女兵吗?”项副军长说:“当然罗,共产党讲男女平等嘛。教导队要办女生队,要培养一批女干部。”她们高兴得跳了起来,要求去教导队学习。项副军长看看肖主任说:“那要看肖主任同意不同意了。”

“你才是土包子呢”

军部机要科是直接为军首长服务的,工作比较紧张,没有白天黑夜,特别是冬天,如果半夜收到“万万火急”的电报,必须立即从热乎乎的被窝里钻出来译电,常常5个指头冻得笔都拿不住。项英副军长见了,就要供给部破例给他们每人发了一件棉大衣。当时,这是团以上干部才能享受的待遇。他还给机要室要了火盆,而自己却披着破旧大衣,哆哆嗦嗦挑灯夜战。有一次中央发来一份万万火急的绝密电报,译出后,错字较多,内容不清。项英就坐在译电员拱卫身边等着看,他一面要拱卫不要着急,一面和他一起查找错误原因,使拱卫心情平静,最后终于译出大意。项英平时态度严肃,但对军部机要科的这些小同志很热情,不仅把他们当成同志,还把他们当做晚辈亲人看待。拱卫刚到机要科不久,曾到项英卧室,项英热情地说:“小拱请坐。”还拿出糖给小拱吃,小拱不客气地吃了,他很高兴,问:“小拱,你这个姓《百家姓》里没有吧?”小拱答:“《百家姓》上没有,《千字文》上有‘垂拱平彦’嘛!”他还问了小拱家里一些情况,谈话轻松、随便。一次,项英把别人送给他的奶粉和饼干拿到机要科,送给小机要员们吃,同时叫人去冲奶粉。待把冲好的奶粉拿来时,小机要员们早已把饼干吃光了。项英见了,笑着说:“你们真是土包子,饼干和奶粉要一块吃才有意思。”女机要员周临冰笑着说:“你才是‘土包子’呢。”大家哈哈大笑。

“要培养女机要员”

在战争环境中,部队的发报员和译电员,一般都由男同志担任。1939年,项英副军长提出“要培养女机要员”。他认为女同志思想较纯洁,心也较细,完全有条件培养成为称职的机要员。第一批培养的女机要员有4个,和项英副军长住一个院子。项英对机要人员的工作和组织纪律要求十分严格,除了业务技术上的专业培训外,更着重政治思想教育和素质上的提高。他要求机要人员阅读当时苏联进行革命气节教育的书如《文件》、《第四十一》等。《文件》讲的是在卫国战争期间,一个译电员正在译电时,敌人冲了进来。这位译电员立即将电稿塞到口中,吞到肚子里去,而被敌人杀害了。《第四十一》讲一个女神枪手,被敌人包围在一个小岛上时,遇上了她的情人。在这生死关头,她情人害怕动摇,要她缴枪投降。当时,她只剩下两颗子弹。她毫不犹豫地用一颗子弹打死了她的情人,然后把最后一颗——第四十一颗子弹打进自己胸膛——壮烈牺牲。这些故事深深刻在了小机要员的心灵里。要他们读这些书,就是要提高他们对机要工作的重要性和保密性的认识,做到把密电码和电稿看得比生命更加重要。4个女机要员,在皖南事变中,除周临冰机智地突围出去外,其余3人均被囚禁在上饶集中营。在敌人残酷的威胁利诱下,她们没有一个人屈服。毛维青冒着生命危险越狱,胜利回到革命部队;施奇被敌人兽性强暴后,坚贞不屈而被活埋于茅家岭;汪企求在赤石暴动后就义。她们的英勇顽强和当时项英对她们的革命气节教育是分不开的。

 

参考文章:

(1)毛维青:《缅怀项英同志——在纪念项英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1998.5.17于杭州  《云岭》总第38期

(2)拱卫:《机要岁月漫忆》 I993年1月于北京《云岭》总第29期

(3)王新民:《难忘皖南的三年岁月》